拉拉打雷

农场主的得力小助手

瞎几把写

现欧

之前图片太糊……所以重发一下文字版……
第一次写,有很多不足……
开头结尾是抽中的,he
中间间隔太久忘记要写什么了……所以就这么多了……(不写大纲的后果)


开头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结尾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是得益于同学聚会。
谁能想到,这十年间,我们甚至没见过一面。

盛夏时分,整个城市都浸没在蝉鸣中。
知了知了——
它们没完没了地鸣叫,控诉着炙热的阳光,抱怨着过高的气温。
十四年前的夏末,在这间房里,我和你相识。
十三年前的仲夏,在那个厅里,我开始单恋。
十年前的夏初,在这栋楼下,我又与你告别。

毕业十年了,我再次遇到你,会是怎样的情形?

        最后一缕金光没入了地平线,紫色与粉色的云交织在天空中,伴着车鸣,这个城市迎来了傍晚。

       车里正放着舒缓的爵士乐(jazz is the future!!!),却突然被一阵铃声打断。

—我就到了,你们先开始吧,不用等我。




         高述推开包间沉重的门,大家早已到齐,等候着最后一位来宾。

        “抱歉,路上有点堵。”

        “让大伙等这么久,迟到得受点惩罚的啊!”
        雷昊率先起腔,想带动一点气氛。

        欧阳替高述抽开凳子小声道“帮你擦过啦,快坐下吧”

        “是我迟到耽误大家了,认罚。”
        高述坐下后往自己的杯子里灌满了酒,一口气喝了。

        欧阳便调侃道“老高,没想到你今天这么爽快?平常不是不喝的吗?”

        高述没转头,不去看那个曾经让他心动的小太阳,“大家也十年没见了,喝一点不碍事。”
一饮而尽后,高述摩挲着这个小玻璃杯,想缓解他躁动不已的心。虽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设想过许多场景,但一到真上场了,之前做的那些准备却都派不上用场了。
         高估自己了。
         他没想到,十年后与欧阳再次相见,还会让他这么手足无措。也没想到十年了,欧阳还会照顾到他那怪癖的习惯。果然,从见到欧阳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跳还是会加速。
        余光里瞟到身边的欧阳,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不过感觉比大学期间稳重些了。
        好像比以前胖一些了?这几年生活应该比之前规律了。他心里想着,一边努力抑制住自己“真想凑近看看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冲动。
高述端起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趁机偷看着在一旁夹菜的欧阳。
     
         整个过程都十分和谐,大家有说有笑,高述也主动参与到讨论中。
        他了解到欧阳到现在,快30的人了,还和自己一样,保持单身。
        大家都开始调侃欧阳,欧阳也只是笑笑说没遇到合适的便借机把话锋转向高述。这下可就没人敢乱开玩笑。这桌上,除了欧阳本人,高老师喜欢谁难道还是个秘密?
         小白开始打哈哈圆场,说是高老师太优秀,女孩都不敢追求他。
        本子也附和着,高老师是要求太高,一般人都不行。
        高述本人对此没有多做解释,也只是说工作太忙,没遇上喜欢的。

        餐宴一直持续到很晚,结束的时候欧阳已经醉了,雷昊发着酒疯,没想到小白是他们中间酒量最好的,只有她还保持清醒,照顾着旁边小声呓语的本子。高述有点微醺,头脑不是很清醒,他总能看见一道光忽闪忽闪的。
        高述挣扎着从椅子上起来,小白关心道“你就在酒店里开间房吧,你这样没法开车。”
        他点点头,小白接着道“带欧阳上去吧,我可誊不出手来帮他。”
        高述和小白对视,小白叹了口气“高老师您真的很能忍了,这都十三年了啊。”
        “能被荒废的爱都不是真正的喜欢”说着扶起凳子上的欧阳,头也不回的出了包间,只留下搀着本子愣在门口目送他背影的小白。

         高述也不清楚今天晚上自己怎么了学着本子说骚话,一向隐忍的他今晚却有些躁动。

        他将欧阳搬上床,替他用热毛巾擦了身子。欧阳同学在这个过程中极度不配合,高老师扶他坐起来,他就硬要往下躺;高老师掀起他的上衣,他就要翻身;高老师替他擦脸,他就要往人家怀里钻。这让纯情白月光高述同志有点招架不住。
        原本就是面对自己暗恋的人,又喝了点酒,加上是共处一室,自己的忍耐力就已经很受挑战了,结果这家伙还一个劲投怀送抱。
        没用水把这个烂醉的人浇醒要他自己滚去洗澡,而是亲自替他擦洗身体,就足以看出高述这个人,对于喜欢的人真的很有耐心了。换作常人,你要是身上有点酒气,你就休想近白月光的身。

         这一折腾就凌晨两点了。
         高述冲了个澡就出了浴室。他坐在床上,翻看以前和欧阳的照片。这么多年来,对外说是不在意了,但是单独相册里800+的照片却是一张不删。
        他就是舍不得。
        看着另一张床上熟睡的人,高述又开始偷拍。这事儿也不是头一次干了,他总能快速又准确地找到那个让他最心动的角度拍下。

        他叹了口气,不住在内心吐槽自己怎么还这么幼稚。

         床灯熄灭,房间陷入了黑暗。只听见某人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高述才醒来,他转头去看隔床的人——睡的正香。
        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醒。
        洗漱过后高述轻轻地关上房门,下去买了点早点带给欧阳。
        上来以后欧阳刚醒来。他躺在床上,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抱怨着头疼。高述走到床边,将早饭放在床头柜上,问他好些了没有。
欧阳挣扎地抬起眼,盯着高述看。
高述依旧保持着一副表情,看不出他内心有任何的波澜。
         “老高……谢谢你……”
         “没事,你好点了就起来把早饭吃了吧。”
         “嗯……”
        阔别十年,老高还是这么体贴。欧阳暗暗道。

        从酒店退房以后高述提出送欧阳回公寓,他俩一路上聊了很多。
        欧阳说他现在挺满足的,一个人住在单身公寓里,虽然寂寞了点,但是挺随性的。
        高述说他最近过得也挺好,从美国回来也有几个月了,贷款买了套房,很大很宽敞,就在城中心附近,上班也很方便,就是冷清了点。
        欧阳笑着说,那我来有空就来找你啊,反正我也没有对象,周末也挺闲的。
       “好啊,你要是想搬过来合租也行。”
       “嗯……可以考虑一下。毕竟爸爸您可是好室友的典范。”说着还有模有样地捏住下巴点了点头。

        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后,欧阳热情邀请高述去他的单身公寓里坐坐。
        公寓不大,但够欧阳一个人住了。不过也只够他一个人住了。房间并不是很整洁,东西都是随意摆放的,但是家具还是保持的挺干净。
        “很有你的风格”高述点点头评价道。
        “少来,嫌乱就直说。”欧阳不满地努了努嘴。

        两人一同坐在沙发上,高述听着欧阳分享自己的事情。他很乐意,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多年前,和那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聊天。
        欧阳尴尬地摸摸后脑勺,“就我一直在说……是不是很烦啊……”
         “不会。听你说也挺有意思的。”
         欧阳端起茶杯,“其实吧,我之前有想过去纽约找你的。”他放下茶杯,继续说着,“我想给你个惊喜的。但是已经毕业好几年了吧,我们……也没怎么联系…我想你应该有了自己的生活,我这样自顾自地闯进来也许不太好。”

“……你这么肯定?”
欧阳低下头,盯着地板道“你那么好,喜欢你的人肯定不少……肯定有和你一样优秀的人喜欢你的……在美国你肯定也很忙吧?忙着做课题,忙着过你自己的生活……”

这话听起来有些吃醋的意味。
高述明白,欧阳想来找自己大概是身边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缺了个倾诉的对象。

“我是挺忙,不过也挺寂寞的。我在校外租房一个人过,我不太喜欢和他们混在一起。”

我只想和你一起。
“是吧,挺忙的……难怪你连微信也换了。”
“……”
高述没勇气告诉欧阳,换微信是想忘了你。
“老高,说真的。”欧阳叹了口气“还是你最好。你对我是真的好…这一点我真没话说,你又体贴又温柔……不知道以后要便宜谁了”欧阳看着高述笑道。欧阳靠在沙发上叹道“唉,像我这样,估计是得母胎solo一辈子了……”

“你会遇到的。”高述认真道“那个适合你的人。”
虽然我很想成为你的她,但你终究是不会接受我的。
你要是知道我的取向,你会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你 ,你会反问,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会告诉我你能理解,你不会介意我的取向……

“是嘛?”欧阳傻笑着反问。“不过在那之前,我一定要先享受美好的单身生活!先放纵自我!”

“我看你一直就挺放纵的。”高述狠狠地戳穿欧阳
“爸爸你真是个狼人¹。”欧阳装作生气的样子瞪了高述一眼。不过在收到高述对此回应的眼神后就乖乖地端起茶杯喝水。

“不和你扯了,你公司离这里好像还挺远的?”
“嗯……靠近市中心的地段房价太高啦,租金也是,两三个月都可以买上一平米啦,便宜点的都是合租……你知道,我不喜欢。”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干脆在远一点的地方买了单身公寓,就在地铁口附近,这样也挺方便的”
“……你要不要搬到我这来住?”

一个没忍住,问出来了。

“你这样可以把单身公寓出租,每个月再交水电费给我就行了。”高述连忙解释,他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

只要你住过来就好了,这点钱无所谓。

“嗯——”欧阳眨了眨眼,认真考虑着。
高述有点紧张地看着他,他满心期待,但是又害怕期望落空。
“我觉得可以。”欧阳点点头,将视线转移到高述身上。
“那你收拾好了就叫我吧。我帮你搬过去。”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几周之后

        “老高!等我一下!我刚有东西忘拿了!”
        “你慢点跑!”
        欧阳抱着个纸箱,急匆匆地跑下楼。箱子里的东西随着他的步伐在里面翻腾着,撞得叮铃哐啷响。“抱歉久等啦!”
         高述走上前主动接过欧阳手中的纸箱,责备道“你别跑那么快,一会儿从楼梯上滚下来。”说着把纸箱搬到尾箱中。“没事儿!我就住三楼,从家门口滚下来也没多大事!”欧阳熟练地坐进副驾驶,扣好安全带,等着他的爸爸上车。
        “你怎么不坐电梯下来?抱着东西还跑下楼梯?”高述关上车门问道。
        “电梯太慢啦,怕你等太久嘛。”


        “就这些东西了吧。”高述将最后一个纸箱搬入欧阳房间。
        “应该是了,谢谢爸爸!要不是有爸爸你,我一个人真不行!”欧阳合掌抵在额头,感激地看着高述。
       “今后卫生我们轮流做。你先收拾吧,有问题叫我。”话毕,高述转身出了房间。

        “……我是不是哪里又没做好……这么急着出去”


        房间外,高述走到洗手池前,将水流开到最大,就让冰凉的水冲洗着双手。他站在镜子前发呆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接下来几天的同居生活还算顺利,高述不爱进出厨房,做饭这事就全权由欧阳负责了。为了照顾这位“纯情房东”的口味,欧阳每次都忍住自己放辣椒的欲望。

        而高述对于这位“俏房客”每天要喝快乐水的行为表示头疼。无论强调多少次快乐水对身体不好,他总能卖萌耍赖求放过,而这位“纯情房东”,却也频频中招。卖萌撒娇这招用在高述身上可谓屡试不爽,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基本就能蒙混过关,而欧阳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敢这么放肆。

¹狼人         比狠人再要狠一丶的人

每次听窃光都很难受😭

看了好几遍广播剧了
每次看都哭的要命
(手痒又写了…)

尝试了一下……但无奈字还是太丑了

还是发点东西填充一下……